原督察长被解雇“罗生门”背后:宝盈基金的没落之旅?

2019-02-14 14:56:00来源:经济观察网作者:沈述红

  经历了一审、二审,宝盈基金原督察长孙胜华与宝盈基金长达三年之久的劳动合同纠纷案,终于尘埃落定。

  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公布的二审判决书显示,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应予维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终,宝盈基金胜诉:即孙胜华诉请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赔偿工资收入损失,没有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这份判决书的信息量远远超出了判决本身,披露了大量未被公开的细节。在判决书中,孙胜华要求宝盈基金赔偿200万元工资损失。在孙胜华看来,解雇并非旷工这么简单,而是因为此前自己曾实名举报时任公司总经理汪钦“坐庄”套利近亿元,遭其打击报复。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汪钦第一次被公司同事举报。在2012年,他以及宝盈基金就深陷“举报门”。当时,一位自称宝盈基金员工的网友揭发总经理汪钦在管理方面的8大问题,并希望媒体与有关监管部门进行监督。巧合的是,该信中还指出,公司督察长孙某某(即孙胜华)形同虚设,被汪钦整过之后,只知道明哲保身,唯唯诺诺。宝盈基金对此的回应是:希望用业绩说话,而不是拿一些公司内部工作安排来说事。

  从业绩上看来,宝盈基金作为基金行业的第12家成立的公募基金,近些年的业绩表现也并不如意,2018年资产规模和公司排名更是双双下降,拿到历史最差行业排名。尤其是经历多次股权变更和高管变动后,宝盈基金管理规模下降、高管频换、公司人事内斗、管理混乱等,都使得外界对这家老牌公募的质疑越来越多。甚至有声音认为,管中窥豹,宝盈基金走向式微已是不争的事实。

  案件两大争议点

  在这起劳动纠纷中,双方其实主要争议的焦点在于两方面:一是,宝盈基金前督察长孙胜华作为北京市广盛律师事务所的专职执业律师,处于执业状态,其与宝盈基金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否有效;二是,孙胜华是否旷工。

  该案件起源于2010年8月6日。这一天,宝盈基金公告,根据第三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拟聘任孙胜华先生为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督察长。担任督察长之前,其在宝盈基金任职总经理助理兼监察稽核部总监。

  然而,2016年2月17日,宝盈基金以孙胜华旷工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随后,孙胜华向深圳市劳动争议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但仲裁机构认为双方的劳动合同无效,并于2017年4月7日裁决驳回了孙胜华的仲裁请求。

  孙胜华并没有接受仲裁结果,于是提起诉讼,要求恢复履行双方的劳动合同,同时要求宝盈基金赔偿其工资收入损失共975000元。一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了孙胜华的请求。

  之后,孙胜华再次提起上诉。在这次上诉中,孙胜华除了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以及要求恢复履行与宝盈基金公司的劳动合同,还要求宝盈基金赔偿其工资收入损失2015000元。

  对此,宝盈基金认为,孙胜华作为专职律师,无论是广东省高院的再审判决,还是其执业地北京的大量生效判决,均认为专职律师依法不能另行兼职,其隐瞒身为专职律师的事实而入职宝盈基金公司,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依法应为无效。

  对此,孙胜华则表示,在2010年入职宝盈公司时,即已知晓其律师身份。其虽具有专业律师执业资格,但事实上是从未开展过执业活动,仅为挂靠,在该律师事务所也从未参加过社保,未有四险一金,不存在任何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而在旷工方面,根据双方确认的《关于对孙胜华进行处罚的决定》,孙胜华在2010年11月份有16次无故未打卡、6次因故未打卡,2010年12月6日~8日出境参会未向领导报告,故宝盈基金公司根据考勤制度对孙胜华作出罚款2万元和警告的处分。此外,宝盈基金公司提交的情况说明显示,孙胜华于2010年12月9日通过邮件回复,2010年11月16日~30日,有3次赴证监局、1次赴法院和两次参加公司会议,其余情况宝盈基金公司按孙胜华无故打卡处理。此外,孙胜华也于2010年12月23日对其2010年12月6日~8日离境出差未向领导报告作出检讨。

  为了证明孙胜华的“旷工”事实,宝盈基金公司提交了休假、出差的签报和休假、出差表统计表、旷工统计表、电话录音统计、呼叫记录、录音系统说明及移动侦测设置,以证明2015年1月至2016年2月1日期间孙胜华旷工累计长达39天、迟到102次。

  在这点上,孙胜华表示,作为公司的高管,经常去股东会、董事会、证监会汇报工作,分管专户投资部、量化投资部等工作,还要去上市公司调研、接待客户,公司并不要求其强行打卡。何况这些属于单方证据,宝盈基金公司可以随意制作。

  另外,孙胜华还表示,其每月工资都相同,一分不少。根据宝盈基金的《考勤管理制度》,迟到旷工是要扣钱的,但是在其工作期间公司没有扣任何一分钱。

  不过法院认为,孙胜华并未提交充分的反驳证据来推翻宝盈基金公司的主张。孙胜华的行为严重违反公司劳动规章制度,宝盈基金依照其规章制度解除与孙胜华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因此,法院驳回了孙胜华的上诉请求。

  暗藏隐情:解雇是报复?

  虽然二审仍以孙胜华败诉告终。然而,判决书里的信息量远远超越了判决本身。对于被解雇的真实原因,在孙胜华看来,并非旷工这么简单。他在宝盈基金工作时(任督察长),向公司股东及相关部门举报宝盈基金总经理汪钦涉嫌犯罪的材料,遂遭到时任总经理汪钦的打击报复。宝盈基金以其旷工为理由,解除劳动合同,属于打击报复,旷工理由明显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在再次审理该案时,庭审质证明显与判决结果不相符,属于事实认定不清。

  据孙胜华举报,汪钦在2015年股灾发生前后,安排专户(大客户及其利益者)资金提前埋伏,并指示基金经理在2015年9月9日开始利用公募资金(散户的钱)大举拉抬股票,股价拉至高点,大客户兑现出逃,公募小散套牢,利益输送顺利完成。短短8天时间,输送利益高达9800多万元。

  孙胜华表示,广大社会投资者的基金净值在短时间内从1元跌到不足0.6元,当时身为督察长,必然要对公司少数高管违法、违规情况进行调查、汇报、举报。汪钦从中铁信托纪委书记解某某(中铁信托为宝盈基金股东)处了解到孙胜华实名举报后,以迟到、旷工的理由将其开除,孙胜华认为提交的证据都是事后编排。

  汪钦上述行为俗称“抬轿子”,输送的利益也接近一亿,这在金融业是相当严重的指控。根据证监会关于公平交易的指导意见,基金公司应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关于公平交易的相关规定,在投资管理活动中公平对待不同投资组合,严禁直接或者通过与第三方的交易安排在封闭式基金、开放式基金、社保组合、企业年金、特定客户资产管理组合等不同投资组合之间进行利益输送。

  倘若孙胜华上述言论纯属杜撰,则他对于汪钦以及宝盈基金构成的名誉损害甚至涉嫌毁谤。倘若孙胜华所言不虚,宝盈基金与汪钦则违背了公募基金的公平交易原则,涉嫌违规甚至违法。而这位因为“旷工”被开除的基金公司高层,较为负责的履行了基金公司督察长的职责。

  要证明孙胜华的言论,似乎也并不复杂。公开资料显示,孙胜华所提及的中铁信托解某某,为中铁信托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监事长均为解义才。既然为实名举报,自然有相关材料以及相应程序可供查证。而至于宝盈基金是否利用公募产品为专户“抬轿子”,亦有相关交易纪录留存。

  真相终究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宝盈基金的没落?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汪钦第一次被公司同事举报。在2012年,他以及宝盈基金就深陷“举报门”。当时,一位自称宝盈基金员工的网友揭发总经理汪钦在管理方面的8大问题,并希望媒体与有关监管部门进行监督。这些问题包括:大量的人才流失却被轻描淡写;强行插手干预投资,不断提供所谓“优质股票”;研究部在研究的股票大部分都创新低的情况下,去年居然还可以得到公司的大奖;一再压缩公司的各项费用,却把面子工程(公司的周年庆典等)做得声势浩大。信件中,该员工指出,宝盈基金=“有魄力”的汪钦+专户部没做过投资的“办公室主任”+研究部没做过研究的“市场部经理”+投资部没魄力的总监+投资部没做过投资的一些基金经理。总经理汪钦用不负责任的方式管理宝盈基金。

  巧合的是,该信中还指出,公司督察长孙某某(即孙胜华)形同虚设,被汪钦整过之后,只知道明哲保身,唯唯诺诺。

  7年前的“举报门”,将宝盈基金推向了风口浪尖。宝盈基金对此的回应是:希望用业绩说话,而不是拿一些公司内部工作安排来说事。

  从业绩上看来,宝盈基金作为基金行业的第12家成立的公募基金,近些年的业绩也表现不佳,2018年宝盈基金资产规模和公司排名更是双双下降。除了混合型基金资产净值排名34,其他类基金资产净值整体排名均在60位左右。公布的2018年年度公募规模数据显示,宝盈基金在2018年年末的资产规模为268.3亿元,排名第65位,为历史最差行业排名,较2017年同期493.3亿元的资产规模缩水近半,排名下降15位名次。而在2016年一季度,宝盈基金资产规模还排在行业前30名,属于第二梯队。

  尤其是经历多次股权变更和高管变动后,宝盈基金管理规模下降、高管频换、公司人事内斗、管理混乱等,都使得外界对这家老牌公募的质疑越来越多,甚至有声音认为,管中窥豹,宝盈基金走向式微是不争的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宝盈基金在管理方面的问题不仅于此。2010年,宝盈基金旗下宝盈资源优选,在分红时错把默认的现金分红惯例改成红利再投资,涉及客户约4600人,涉及份额约4000万份,最终公司不得不宣布对此失误形成的基金份额进行回购。

  同一年,宝盈基金还因股东之间的内讧而使得前任总经理陆金海下课,还因此被证监会召集高管谈话,处于危局。而汪钦正好于这一年11月加入该公司任总经理。此前,汪钦曾历任三亚东方实业副总经理、国信证券研究所所长、长城基金管理副总经理。

  汪钦在任期间,宝盈基金招来了王茹远等管理人才,后来,又推出了颇具行业名声的“四小龙”人才梯队:杨凯、彭敢、盖俊龙、张小仁。在这一阶段,宝盈基金得到较好发展。但如今,宝盈基金知名基金经理流失严重。2017年底,随着盖俊龙离职,宝盈基金“四小龙”时代也已然落下帷幕。

  2018年,宝盈基金旗下产品业绩表现惨淡。上海证券基金分析师闻嘉琦认为,其困境主要跟人才出走有关。尽管宝盈基金也提拔了段鹏程、肖肖、李进,引进了刘李杰。但除李进严控仓位躲过大跌外,其余三人均表现不佳。无论是段鹏程重仓的医药股,还是肖肖偏爱的蓝筹股、周期股,所选的股票去年以来在二级市场基本表现平平,加之仓位较高,今年以来相关基金均回撤严重,段鹏程+肖肖的搭档组合也未能取得“1+1>2”的效果。

  此外,宝盈基金总经理职务人选也频繁变动。2017年1月26日,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汪钦因个人原因辞职,离任宝盈基金总经理,由公司董事长李文众代任总经理一职。

  3个月后,张啸川开始担任宝盈基金新一任总经理。但时隔不久后后的2018年12月29日,宝盈基金又发布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公告称公司总经理张啸川因个人原因辞职。

  目前,宝盈基金在官网发布了总经理的招聘信息,希望引进新的总经理全面主持宝盈基金经营管理工作。

初审编辑:周海升

责任编辑:安蕾蕾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咪牌百家乐 申博游戏 申博代理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官方正网登入 申博娱乐网官方网站登入 www.360msc.com 申博138娱乐支付宝充值
申博游戏网址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app下载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娱乐 申博电子游戏 ag国际馆
申博138开户 太阳城集团 申博手机版 太阳城申博官网